饭否:从微博始祖到世外桃源

饭否:从微博始祖到世外桃源

文/林泓

当新浪微博成为众多网友们分享信息、追踪热点的首选平台时,“饭否”这一“微博始祖”却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甚至被许多人遗忘。

十三年前,Twitter风靡海外市场,不少人被这种短小精悍的消息发布平台吸引,曾留美读书的王兴也注意到了这股浪潮,“Twitter这个模式有意思,有新意,但是Twitter网站本身在国内肯定是不顶的,所以需要国内有人来做,所以我们就做了”,中国版Twitter——“饭否”由此诞生。这并非王兴第一次涉足社交网络服务(SNS),早些年他做过两个网站,一个叫多多友(dodoyo.com),由于效果不佳只开放了一年多,另一个叫校内网,在2006年被千橡收购,之后成为了人人网。

2007年5月开放的“饭否”是王兴的第三次创业尝试,他把饭否定位为一个一句话消息的发布平台,“饭否”这一名字的由来也与之相关,“以前在学校,大家问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饭,经常就说‘饭否?’而且‘吃了吗’是传统的打招呼方式了。我们希望饭否成为一个和朋友交流的地方,也符合这个意思。”

当时饭否并非国内唯一一家类似Twitter的微博客网站,与之竞争的网站有六七家,其中还有腾讯运营的“滔滔”,但据南方都市报的记载,饭否功能较为完备,是当时最接近Twitter的一个。 饭否的界面和同时期的Twitter很相似:以蓝白为主色调,左上方是主要功能介绍,左下方是最为重要的“时间线(Timeline)”,在这里可以看到朋友们的最新动态,右侧是用户推荐等模块。

fanfou1.png
2007年的Twitter界面与饭否界面

饭否的记事方式相当多元。除了直接在“饭否”网站上记事外,用户还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借助QQ、MSN、GTalk等当年流行的聊天工具记事,每一种聊天工具都设有一个“饭否机器人”,用户只需将记事内容发送给机器人,内容就会自动记录到饭否空间。

fanfou2.png
曾经的饭否机器人

Twitter有140字母的发布限制,同样的,在饭否发布的消息也不能超过140字。这一字数限制造就了一批语言精辟的语录体达人,当年饭否最火的红人“东东枪”就是凭借有趣精妙的言论收获了一众粉丝,饭否官方也从09年5月开始在官方博客上记录饭否用户们的经典语录。

fanfou3.png
用户“东东枪”的饭否页面
fanfou4.png
饭否官方博客页面

饭否的成功模仿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入驻,有的人用饭否记录生活,有的人热衷于在饭否上和别人聊天,有的人把饭否当成树洞。饭否用户还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术语,“发饭”表示在饭否发消息,“刷饭”指代浏览时间线上的动态,“饭否er”则成为他们骄傲的自称。

07年至09年三年,以“饭否”为代表的微博客的热度越来越高,一个全民皆记者的麦克风时代随之来临。南方都市报曾评价,“即时性是微博作为媒体最大的特点”,在09年达成百万级用户量的饭否便凸显了“即时性”的威力。在众多事件中,饭否都是第一消息发布平台,从成都反对PX项目事件、央视新址大火事件,到南康事件、石首抢尸事件,都有人在饭否上直播事件进展,他们往往身处现场,用简洁的语句把他们的见闻即时发布出来,其他人能通过“刷饭”跟进事件,或通过转发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著名博客安替认为这是一场革命,“彻底改变了新闻操作和信息获取方法”。

fanfou5.png
饭否用户“北风”发布的关于成都反对PX事件的消息

2009年7月初,新疆乌鲁木齐发生骚乱,彼时新疆对外的电话通讯被中断,门户网站的新闻更新又极为缓慢,饭否几乎成为新疆之外的人了解新疆情况的唯一信息通道。

fanfou6.png
新疆七五事件后饭否用户“北风”发布的相关消息
fanfou7.png
新疆七五事件后饭否用户“佐拉”发布的相关消息

身处他乡的新疆人洪启对此感叹:“之前,我的信息源就像北京闭塞的环路,但有了饭否,它就像人体的脉络,成了网状了”。然而,在他享受着饭否带来的快捷自由的信息传播时,一场风波悄然而至。

2009年7月7日晚,饭否突然无法更新消息,创始人王兴留下一句“凡事期待”,不久后饭否被封停。王兴在回忆这场风波时坦言,“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做了大量删帖,很多关键字不能发,也暂停了搜索,但可能还是做得不够”,“那个情况下只有停站是有效的控制手段吧。”

fanfou8.png
2009年7月7日晚的饭否页面

而这一封就是505天。在这505天里,王兴创立了美团网,新浪加入微博大军,集结了将近七成的中国微博客用户,饭否用户们则苦苦等待,每天都有人在豆瓣爱饭否小组发帖,标题为“公元 XXXX 年 X 月 X 日,我们还在等饭否”的帖子未曾间断,还有人假装饭否不曾消失,仍通过短信给这“无人之地”发送信息。

fanfou9.png
豆瓣爱饭否小组页面

2010年11月25日,饭否用户们终于等到了饭否的归来。那一天,网站首页展示了一幅意味深长的布景,左侧是取自电影《岁月神偷》的一张截图,图下写着“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右侧是蓝色大字“等你开饭”,下方配有“爱生活,爱饭否”几个小字。在沉寂了505天之后,重新流动起的饭否仍然重聚了几十万用户,网站一度因为数据量过大而崩溃。

fanfou10.png
2011年11月25日的饭否首页

但饭否似乎并没有和新浪微博竞争的意思,归来后它的注册改为邀请制,官方团队也采取放任自流式运营,几乎没有再更新饭否。但神奇的是,饭否一直维持着正常服务。

饭否er们依旧持续在饭否上“发饭”、“刷饭”,借助饭否API权限的高度开放,他们还自主无偿地为饭否制作周边应用,包括但不限于客户端、浏览器插件、论坛,一位资深饭否用户坦言“(这些付出)消耗了我大量的空余时间,但是我非常乐意这么做。”

不少学者曾研究饭否用户忠诚度的由来。著名互联网研究人士胡泳这样分析,“微博客是新一代Web2.0风潮中的一个新的工具,更多强调用户的参与。用户产生内容,从被动到主动,亲自经历社区的成长,亲自添砖加瓦,在这个参与过程中,用户对社区产生了浓厚感情。”另外,新的Web2.0工具打破了广播模式下集聚志同道合者的障碍和成本,“志同道合者容易结成群,成为一个社区。我们怀念‘饭否’是因为上面有很多心爱的朋友,包括一些知己。”

而对于众多饭否er来说,饭否或许更像一个世外桃源。

在饭否er们眼里,饭否是一个更为平等、真实、私密的地方。一位饭否用户曾表示,“如果说新浪微博是邻里关系相对淡薄的广厦高楼,那饭否就是喧闹嘈杂老式的大杂院,温馨又长情”,“这里没有评论功能,因为每一条消息都是平等的——你‘回复’别人的话将会作为一条单独的消息出现在你的时间线上”,“在饭否,你能很轻松地与王兴、和菜头、带三个表等人对话,就像在大宅院里和自家人说话一样。”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也曾在饭否上感叹“微博是穿衣服的地方,饭否是脱衣服的地方”,意在说明饭否的私人性。

饭否er们还有一个煽情的60年之约:“如果到了六十岁,我们还在一起废话,想想就很温暖”,“(我们)这些执着的饭否er,真的可以将一个简单的网站用到60岁,不信走着瞧。”

时至今日,饭否依旧保持着它最初的模样:蓝白色的简洁界面,没有VIP,没有广告,首页上甚至还保留着十几年前设计的图标和文案。它仍在运营当中,但已于2018年关闭了所有注册通道,彻底变成一个互联网自留地。

fanfou11.png
2020年的饭否首页

有不少人向往着饭否的生态,渴望获得饭否的入场券,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个饭否账号的价格甚至可以达到300元。饭否创始人王兴在饭否上发表的言论也成为了一件商品,还有人开发了微信小程序,专门用于查看王兴、张小龙等人的饭否记事。

fanfou12.png
某二手交易平台输入“饭否账号”后的搜索结果
fanfou13.png
“饭否”相关微信小程序

在饭否回归三周年时,某位饭否er曾写下:“互联网之大,总应该有个地方让普通人说说话,总应该有个地方不那么势利,不那么功利,只是简简单单记录一下自己的碎碎念,转瞬即逝的灵感或者是明灭不定的情感火花。”而这,或许就是这些坚守和追求的意义所在。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