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疫情相關熱門視頻分析

B站疫情相關熱門視頻分析

類別:學術論文
作者:宋佳霖

選題背景

Bilibili(B站)是中國內地最大的視頻社區,其受眾以年輕人為主。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中國爆發以來,B站也湧現了一大批以此為題材的視頻作品,發佈者有官方媒體賬號也有個人up主,無論是分析報道還是事跡剪輯,其中不乏播放量上百萬的熱門視頻。那麼,這些視頻是否存在特定的敘事框架,抑或是相似的敘事話語?另外,B站作為網絡審核極為嚴格的視頻網站,其熱門視頻是否在敘事框架與價值導向方面存在單一性?這些問題引發了研究者的興趣。

研究問題

B站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熱門視頻是否存在相似的敘事框架?通過視頻的話語分析,是否可以發現較為統一的價值導向?

文獻綜述

在社會理論中,框架是個人在社會生活中賴以理解和回應事件的一種解釋模式(Goffman, 1981),是敘事和定型觀念的集合。換句話說,人們通過生物和文化影響建立了一系列心理“篩檢程序”。然後,他們使用這些篩檢程序來瞭解世界。然後,他們做出的選擇將受框架創建的影響。框架研究也是社會學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類之間社會互動的研究。框架可以理解為是在一個特殊的語境中按照特定敘事方式安排信息,以至於使一個議題在受眾的認知中產生特定的解釋。隨著這個解釋佔據了人認知行為的主體部分,這種特定的價值觀念會在影響個人的判斷和推斷上變得異常重要(Pan & Kosicki, 1993)。

基於框架理論,B站的視頻應該能體現創作者的敘事框架,即對於社會熱點議題(新冠肺炎疫情)的觀察視角和回應態度。播放量和評論數可以體現出視頻引起的社會反響,而視頻的點讚數、轉發量和投幣數可以展現出其是否契合受眾的觀察框架和價值取向。投幣是B站特有的對視頻作者表示支持的方式,每個註冊用戶(會員)每天登錄可以獲得兩個「硬幣」,可以選擇將其投給滿意的視頻表示支持,每個原創視頻每人最多投兩個硬幣。視頻的點擊量、點讚和投幣數最終會轉化為作者的收益,硬幣可以累積。

研究者傾向於認為,B站相關視頻儘管呈現多元化的敘事框架,卻擁有相似的價值觀內核,即對國內防控工作的肯定和對其他意識形態對立國家、尤其是曾對中國政府採取對立和敵視態度的國家的防控和態度表示失望和擔憂。這也契合了官方媒體宣傳的主要態度。值得注意的是,有研究認為B站作為年輕人的一個亞文化空間,通過創造新的網絡流行語和對傳統官方媒介形式的解構,展現了對政府宣傳與審查制度的一定程度的抵抗(Yin & Fung, 2011)。但這種情況可能僅限於無關國計民生的個體社會事件,而與重大政治和社會事件例如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內容仍然會受到嚴格審查,而近幾年大量官媒在B站認證賬號的出現更增加了具有這種內核的視頻內容。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B站的up主和受眾主要是90後年輕人,正是中國政府在1989年後開始加強愛國主義教育後成長的一代人,其認知框架中民族主義的敘事和話語就顯得自然而然。

為了對視頻內容所包含的敘事話語和框架進行量化分析,需要對視頻中的信息進行符號學解讀。根據索緒爾(Ferdinand de Saussure)的語言符號學理論(Branston, 2010),語言系統以及一般的交流只有通過其結構關係才能實現,其含義是通過對特定文化符號的排序而產生的。符號代表了抽象概念和客觀形象的結合,概念為「能指」,形象為「所指」。這些有關敘事框架的符號雖然主要是心理的,但並不是抽象的概念,由於集體的同意而得到認可,其全體即構成語言的種種聯結,成為社會文化的潛意識框架模式。而巴特(Roland Barthes)進一步提出(Chalkley et al. 2015),符號通過反復地與更廣泛的文化概念和價值觀以及個人歷史和經驗的含義聯繫起來,從而將事物連接起來。因此在「表面意义」(Denotation)下具有隱含的意義和價值輸出,被稱為「深層意义」(Myth);而此敘事框架背後所反映的社會文化背景,就是「潛在意义」(Ideology)(陳,2000)。這其實是通過積極維護社會中統治群體的價值觀和利益,捍衛主流權力結構的思想和實踐。符號學解讀,就是要剝離視頻中各元素呈現出的「所指」,對應其「能指」,進而發掘其隱含意義和價值輸出,察看其是否藉此完成對主流權力結構和社會話語框架的捍衛。

研究方法

本研究採用編碼分析法,即應用系統的定量分析方式,對視頻傳播內容的敘事話語進行符號學解讀,然後歸類統計。

1) 研究對象與樣本

研究者選取了B站搜索詞「新冠肺炎」下相關的播放量超過一百五十萬的視頻,共65個(截至2020年5月6日24:00),作為研究樣本。

2) 研究變量

本次研究的編碼變量被分為四個維度,分別是基本信息、視頻內容、受眾反響與符號分析。基本信息通過分類視頻的發佈時間、發佈這賬號和時長以及是否為原創收集客觀信息,便於與其他變量進行相關性分析,以發現高點擊量視頻的共同特征;視頻內容較細緻地從視頻形式與主题、拍攝方法幾個角度將研究對象分類,以便更好地套用框架分析;受眾反響亦是客觀信息,從點擊量、點讚數、投幣數、轉發量和評論數將研究對象劃分到不同的等級區間,觀察受眾對樣本採取的態度;符號分析是最重要的主觀變量,通過拆解視頻元素為參與活動、背景音樂、情緒、語言、場景、內容、態度和價值觀等方面,來量化分析視頻的敘事話語和框架。

數據結論與探討

根據統計,樣本視頻的發佈時間與其他變量不具有顯著相關性。而從比例和內容來看(見下圖),所有的視頻都是在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上傳的,其中,3月份發佈的視頻佔到總量一半以上(33個)。而值得注意的是,3月正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開始爆發的時間,而樣本中大部分的視頻正是描述或講解國外疫情相關情況的,即使是在國外爆發以前的視頻,也多為海外人士如何盡力幫助中國抗疫的記錄。

image.png

就視頻時長來看(見下圖),多數集中於短於2分鐘的短視頻和5到10分鐘的視頻。這也符合了轉載視頻和原創視頻的一半特點。在網絡快餐文化盛行的當今,轉載視頻一般截取新聞素材一部分進行拼接上傳,一般在2分鐘以內;而原創視頻以5到10分鐘居多,因為這個時間既可以包含較充足的內容量,又避免使受眾感到厭倦。統計結果確實顯示了播放量(視頻熱度)與這種對受眾需求的迎合之間的關係。

image.png

大多數官方賬號,包括黨媒央視、人民網、環球時報和各省共青團,主要發佈短於2分鐘的新聞片段和事跡剪輯;而個人up主主要發佈的是原創5-10分鐘的分享或講解視頻。從總數上來說,原創視頻30個,略少於非原創視頻;個人up主也略少於非個人up主。另外,非官方組織賬號主要是觀察者網,這是一家名義上獨立的評論媒體,理論上不具有國際新聞的採編資格;然而它實質上服務於政府宣傳,因此受到默許參與國際新聞性評論,因此其敘事也具有顯著的官方特點。

另外,在個人up主中,「我是郭傑瑞」的視頻在全部樣本中獨佔8席(12.31%),甚至多於央視新聞的6個(9.23%),僅次於觀察者網的10個(15.38%),同時也是上榜視頻數量最多的個人up主。同時,還有一個由其他賬號轉載的其聯合央視做的時長50分鐘的街頭直播,視頻總時長雄踞榜首,成為名副其實的B站新冠肺炎相關話題最受關注的up主。而此賬號的所有者郭傑瑞是一名以中文錄製視頻的美國up主,此次與新冠肺炎相關的視頻貫穿從1月疫情爆發到5月統計截止的時間線,講述了在美國紐約街頭所見所思、民眾的反應和美國疫情應對的情況,表達了對美國疫情的擔憂。

對於不同發佈者賬號和是否原創的視頻在受眾反響方面有無顯著差異,研究者採用t檢驗應用之一的雙樣本異方差假設來驗證。t檢驗是使用t分佈理論來推測差異發生的概率,從而比較兩個平均數的差異是否顯著的一種統計學方法,主要用於樣本含量較小,總體標準差未知的似正態分佈。其值小於0.05被視為具有顯著差異,小於0.01被視為具有非常顯著的差異。

從統計數據來看,個人up主的視頻反響要明顯好於非個人,原創視頻反響明顯好於非原創,且相差更為明顯。從心理情感推測,這可能與視頻時長的不同、受眾對特定up主的支持和對於原創作品的支持相關;而從認知框架推測,也可能與個人up主的原創視頻敘事較為多元化有關。

視頻長度和受眾反響的一些變量相互之間具有顯著的相關性。除了點讚數和投幣數必然有高度的正相關關係(r>0.8)外,它們都與視頻時長有較強的正相關關係,即個人up主原創的較長的視頻更有可能獲得更多的點讚和投幣支持。尤其針對投幣這種消耗性的支持方式,這種正相關性更為顯著,這也可以通過播放量與投幣數並沒有顯著相關性這一點來佐證。而播放量、轉發量和評論數與視頻性質並沒有明顯相關性,僅是互相之間有比較顯著的正相關關係,也即視頻熱度越高,點讚、轉發與評論也會相應增加。

視頻的形式以獨白為主,其中包括up主的獨白以及新聞素材中國內外組織官員、外國政府首腦和媒體人的發言。單人視角的視頻(包括聲配畫獨白、人物獨白和個人視角vlog)佔到全部視頻的72.31%。

而視頻的主題反應出較為多元化的特點。從數量上來看,最多的除了素材剪輯,就是現狀介紹,各佔到26.15%;而觀點辨析與原因分析緊隨其後,分別是16.92%與12.31%。這四大內容構成了高播放量視頻的主體,也即理論信息類的內容要遠多於生活分享和體會。同時,視頻內容與主題呈現出一些正相關性(r=0.51),即主題越深入到原因分析與觀點辨析,內容中越可能出現觀點性表達,尤其是涉及明確徵引與數據支撐的觀點。

考查鏡頭拍攝方法,可以發現固定鏡頭和多鏡頭拍攝較多,說明熱度高的視頻一般準備比較充分,拍攝質量有所保證。

樣本中,有27個視頻出現了政府機構或國際組織的官方活動,而37個視頻沒有出現任何官方活動。針對這個變量做相關性分析後發現,其與視頻發佈者、是否原創和投幣數具有較為顯著的相關關係,r值均在0.5與0.6之間。即個人up主的原創視頻更少出現官方活動,而未出現官方活動的視頻投幣數更多。這個現象實際上呼應了前文所述的視頻內容的分類,官方賬號更多轉載剪輯新聞片段,報道政府和國際組織活動較多,時長較短,投幣數較少;而個人up主更多的是自製原創視頻上傳,時長更長,獲投幣更多。

只有30個視頻搭配了背景音樂,不到樣本容量的一半,而背景音樂的類型也比較多元化(見下圖)。從數量上來看,激昂悲壯的音樂最多,沉鬱悲愴和活潑明快的次之。這三者確實是在現狀介紹、抒情和事跡集錦方面比較適合的音樂類型。根據符號學理論,能指與所指是相互關聯的。激昂悲壯的背景音樂一般代表視頻內容與抗疫鬥爭相關;沉鬱悲愴的背景音樂一般與嚴峻的疫情現狀描繪相聯繫;活潑明快的背景音樂一般意味著諷刺出現人物不合時宜的舉動或荒謬可笑的言論;神秘詭異的背景音樂可能暗示著事件的神秘吊詭或與科學普及相聯繫。實際上,通過其背景音樂大致可以判斷視頻的敘事特點,即讚頌中國人民抗疫鬥爭,介紹國外疫情形势不容乐观,諷刺部分國外領導人和媒體荒誕言行。

image.png

在視頻敘事中,出現最多的情緒是平靜(41.54%),也就是說大多數表達比較理性,語氣較和緩,並沒有展現出強烈的情感。其次,擔憂的情緒(18.46%)出現的也比較多,一般出現在介紹國外疫情的視頻中,表述者對於政府的防控和疫情現狀表示憂慮,在表情上集中展現為蹙眉和嘴角下沉,表達中多用下沉語調,多疑問句。無論是對何地疫情的擔憂,這種情緒實際上與世界主義的價值觀念有所聯繫,即其認為疫情是全人類的敵人,而淡化意識形態的分別。另外堅定的語氣(7.69%)主要出現在中國外交部與防疫組織的對外發言中;輕蔑語氣(7.69%)主要出現在表達者介紹非本國疫情時。這兩種語氣則一般與民族主義立場相聯繫,針對不同的意識形態進行肯定或批判。

就語言表達來說,有26個視頻(40%)的表達經過了提前準備,35個視頻(53.85%)基於回答問題或vlog錄製,比較隨意即興。只有1個視頻顯示出了比較混亂的表達,那就是央視連線郭傑瑞直播的完整版,整個視頻時長51分鐘,全程為郭傑瑞手持鏡頭在紐約中央公園附近介紹紐約抗疫的情況和政府措施。由於對美國疫情的擔憂、長時間表達、對中文不熟悉和需要應對保安的軀幹,語言表達顯得比較混亂零碎。

視頻拍攝的場景絕大部分在室內(66.15%),室外的視頻也多為國外大規模爆發前在國外街頭拍攝。新冠肺炎爆發後,鮮少有室外場所的視頻出現,且拍攝者也佩戴口罩。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室外拍攝的16個視頻(24.62%)中,國外(11個)遠多於國內(5個);國外攝於人群密集處的(9個)遠多於空曠處(2個),而國內相反(1個與4個)。國內的視頻拍攝一般不會選擇街道中心、十字路口、地鐵站等人群密集場所,主要會選在小區等街面無人的地點;而國外城市中以街區劃分,隔離措施也並不嚴格,無法躲避人口密集的地點。這個變量所展現的深層意義實際上與當地的經濟與社會背景緊密相連。

從視頻內容上來看,描述客觀情況(36.92%)與提出自己觀點(30.77%)的視頻最多,而能有明確徵引或者數據列舉的少一些(16.92%)。

全部65個樣本中,有33個明確表達或隱含對中國政府防疫工作和社會現狀的態度,其中31個表示肯定。另外2個視頻,一個是新聞報道新加坡部長真實性未知的錄音(編號29),嘲諷香港政府過度緊張和免費派發口罩導致短缺;另一個是美國主持人節目中要求中國道歉(編號63),而此視頻標題為「美国主持人宣称『新冠病毒源于中国』,要求中国道歉,一旁搭档当场打断」,可見視頻上傳者實際對此言論持一種批判態度。考查武漢封城實錄的視頻(編號1)和新冠患者康復後的分享視頻(編號64)也可以發現,儘管up主表達了封城的生活不便或者在治療和隔離期間因為組織問題出現的不順利情況,最終仍然表達出了相同的對中國政府抗疫工作的肯定和對中國社會穩定發展的信心。由此可見,在針對中國政府抗疫工作和社會現狀方面,B站相關視頻的口徑高度一致。

結合視頻發佈者信息(參見下表),可以發現,排除兩個僅有的出現負面態度的視頻,官方媒體與政府機關賬號更傾向於表現出對中國疫情現狀和防控工作的正面積極的態度,而個人up主有此明顯傾向的就少於無明顯態度表達的,非官方組織賬號(根據前文所述,主要為觀察者網)則比較均衡。

Screen Shot 2020-06-05 at 23.38.42.png

而涉及到對其他國家現狀和政府疫情防控的態度(參見下表)可以看出,絕大部分視頻對他國疫情現狀呈現消極態度,主要是認為政府作為不力,而民眾在政府隔離令中表現比較反智,要求在病例和死亡人數日益增長的情況下解封並全面復工復產。是否涉及國外疫情現狀與對此表現出的態度呈現較顯著的正相關關係(r=0.56),即涉及到其他國家相關情況的較為傾向於表現出負面消極或否定擔憂的態度。

Screen Shot 2020-06-05 at 23.38.57.png

根據統計,在涉及到介紹其他國家情況的43個視頻中,37個(86.05%)表現出明顯負面或擔憂的態度,只有4個(9.30%)表現出肯定或正面的態度。而這四個視頻分別是俄總統普京表示應該取締惡意漲價的口罩商(編號22),意大利人感謝中國的援助(編號28),意大利外長感謝中國援助口罩(編號28),美總統特朗普感謝中國和俄羅斯援助的物資(編號52)。可以看出,表達出正面態度的視頻,並不是肯定國外的疫情防控工作本身,而是肯定國際援助,只有22號視頻算是與當地疫情防控工作相關。

在價值輸出方面,一個視頻一般會有或多或少的價值傾向傳達給受眾,編碼者在無法明確感受到或歸類這種價值輸出時,則定義為無明顯價值傾向。

針對民族主義立場,可以發現其與視頻發佈者之間的微妙關係:在表達了態度的42個視頻(64.62%)中,官方媒體與政府機關賬號發佈的視頻更多表現出民族主義的價值傾向,更多宣揚中國政府的意識形態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重要作用,能夠迅速集中力量、調集資源,完成社會動員,這是西方國家所無法完成的;而個人up主(根據前文所述,實際上不少為外國人up主)發佈的視頻則更多著眼於世界主義,強調人類共同體應該捐棄前嫌,共同應對疫情,這也與他們的身份和在B站製作視頻的初衷相統一;而非官方組織(根據前文所述,主要為觀察者網)發佈的視頻則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傾向一致性。

而對於威權主義的立場,在表達了態度的38個視頻(58.46%)中,只有兩個視頻有自由主義傾向,其他全部都體現威權主義,也即政府應該加強干預,採用強制隔離等手段,不能任由民眾自行活動。而兩個自由主義視頻,內容分別是韓國民眾集會表示不怕病毒(編號62)和美主持人要求中國道歉(編號63),實際上發佈者也是秉持著否定和批判的態度。

因此排除表現出自由主義的兩個視頻,從統計可以看出,官方媒體與政府機關賬號展現出的威權主義價值傾向比例更高,即更強調應向中國學習,加強政府干預以應對疫情;而個人up主不表現傾向性的則多一些,超過了直接表現出威權主義價值傾向的視頻。這與對中國疫情現狀和政府作為的態度呈現出驚人的相似性。

同時,統計發現,無論是民族主義傾向還是威權主義傾向,與視頻的受眾反響,即點讚、投幣、轉發和評論都沒有直接的相關關係。也就是說,視頻是否展現以及如何展現價值傾向,對於其受眾反響沒有明顯的影響,那麼這可也可以從側面展現出,實際上這些視頻的價值內核具有較為統一的特征。

典型框架分析

縱觀樣本中視頻的內容,27個視頻是關於國外新冠肺炎疫情的情況介紹和原因分析,佔到總樣本量的41.54%,其中包括當地電視檯的節目、外國人up主和海外華僑的介紹。30個原創視頻中,有17個為外國人up主上傳的視頻,這些up主均為白人男性,來自美國、德國與以色列。1到2月有3個視頻介紹了外國人對中國疫情的支援,2個關於海外華人受到的歧視和侮辱性對待;而3月後則出現了8個駁斥中國病源說和中國道歉論的視頻,4個世衛組織官員和美媒讚揚中國高效抗疫工作的視頻。全部樣本中只有1個視頻詳細介紹了中國疫情情況,即播放量最高的武漢封城實錄vlog;1個視頻分析了李文亮醫生事件始末;1個關於新冠肺炎的科普視頻,介紹了其病毒的相關研究;1個新冠肺炎患者痊愈後的分享視頻。

整個樣本中,有7個視頻(10.77%)是介紹各國領導人的相關活動,涉及中、美、日、俄四國(同樣也是中國民眾普遍關心的幾個國家)領導人,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獨佔四席。就內容來說,只有一個視頻介紹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疫情發生後的主要活動和工作,另外關於俄羅斯總統普京言論的視頻也主要持肯定態度,而美日領導人所展現的只是不合時宜或引發爭議的行為或言論。這實際上契合了中國社會主流意識形態宣傳,在當今中俄關係日益緊密的情況下,涉及中國與俄羅斯的負面消息並沒有展露,而特朗普的新聞則播放量大增,成為B站的網絡笑料。

根據符號學理論,任何表面意義與深層意義,都有其社會文化背景和潛意識的潛在意義。中華文化圈以儒家文化為根基,有一個重「名」的傳統,也就是重視外界的評價,而來自外界的敬佩和感激被視為彰顯自身價值、提升民族自豪感的重要因素。而人的潛在心理就有通過他人的失敗來反襯自身成功的傾向,尤其是他人自己承認、提出或講述的失敗。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何關於海外華人或外國人介紹國外疫情的嚴峻形勢和政府不力舉措,國際組織和個人讚揚中國疫情防控成效和批判國外領導人和媒體部分荒誕言行的視頻在樣本中佔有如此高的比例。

在樣本視頻中,幾個在此次疫情中的熱點話題出現的頻率較高,研究者就此進行了針對性分析,探究其中體現出的典型敘事框架。

1)李文亮醫生事件

李文亮醫生事件是中國內地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一個熱點案例,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微信發佈關於新發現的這種傳染性極強的病毒性肺炎的情況,被武漢市公安機關訓誡並簽署文件同意不再傳播相關信息。2020年2月因感染新冠肺炎不治身亡,因此他也被當作此次疫情的吹哨人。

李文亮去世後,網上發起大規模悼念活動並發起了關於言論自由的討論,然而很快這些內容被政府審查且刪除。而在B站,幾乎只能看到鐘南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對他的同情讚揚視頻和支持武漢警方的視頻,且不涉及任何深入的、涉及言論自由問題的討論。由此也可以看出B站審核措施的嚴格。

在本研究樣本中,也只有一個涉及此事件的評論視頻(編號42),由外國up主「NathanRich火锅大王」發佈,且在肯定李文亮為疫情吹哨行為的同時,提出了理解武漢警方做法的觀點:如果在官方封城前允許涉及疫情嚴重性的信息傳播,則可能導致民眾恐慌以致大批逃離武漢,如果其中有潛在攜帶者,就可能導致病毒更廣泛地傳播,從而更難隔離控制疫情。

這類視頻的潛在話語邏輯是如果政府不這樣處理,有可能會使民眾更早預防,但更有可能導致更廣泛的傳播,防控工作就不一定能取得目前的成果。也就是說,決定的作出由社會「精英」即管理人員來確定。客觀來看,其優點是效率高,當精英的決定正確時會達到資源利用的最大化;缺點是容易出現「拍腦袋決策」,決定錯誤時要付出慘痛代價。而這個敘事框架去除了第二種可能性,也就是精英政治的缺點並沒有體現出來,由此,批評政府的言論也就被此認知框架剔除在外、不被接受了。

威權主義的價值觀輸出是視頻中看似多元的敘事中的框架內核,這種潛在意義在於用實際防控成果使受眾潛移默化接受這種精英模式的正確性和成功性,批駁西方價值觀中的自由主義觀點。這種強調「社會主義優越性」的框架實際也是民族主義的價值表達。

2) 武漢封城始末

武漢為阻止新冠病毒大規模傳播,2020年1月23日開始封城,到4月8日解封。與此相關的兩個視頻分別是在封城第二天介紹武漢情況的vlog(編號1),和在武漢罹患新冠肺炎痊愈的up主分享視頻(編號64),這也是樣本中唯二介紹中國基層抗疫相關工作和市民生活的視頻。

武漢封城vlog首先介紹了自己因為疫情取消了回老家過春節的計劃,並趁年前買菜囤糧以應對封城,然後拍攝了部分空無一人的街景和停車場,採訪了幾位保安和快遞員對於疫情的看法。通過鏡頭,視頻展現了封城之後生活方面的不便之處,比如生活物資被搶購一空,超市人山人海;市民對於疫情嚴重程度認知不足,快遞員沒有認真戴好口罩,抱怨著生意的慘淡,並未對疫情十分上心。最後,up主肯定了中國人民團結一致的集體主義精神,充分理解政府決定,致敬認真努力生活的人們,堅定抗疫信心。

關於罹患肺炎痊愈後的分享視頻,則是詳細介紹了自己從發燒檢查出疑似,到居家隔離,病情加重後社區工作人員認為他是心理因素,直到他出現呼吸困難症狀,被送往醫院急救,在此期間甚至在手機上寫好了遺書。經過治療後病情穩定,轉到酒店隔離兩周,之後回家的全過程。雖然整個過程顯示出疫情初期武漢醫療資源的不足和工作人員經驗的缺失,但up主最後仍然強調,正因為政府對人民生命安全的重視和對資源的迅速配置,自己才能得以快速檢查和治愈。

這兩個案例體現出的認知框架是人們傾向於接受更多信息,但這些信息須要以最終的正能量為基礎。也就是只有宣揚正能量、堅定信念、對威權主義價值立場持總體肯定態度的話語才能被審查制度接受,才能被受眾心理的認知框架接受和認知,在這個基礎上,提供了更廣泛信息的視頻就成為了熱門。

3) 關於外國抗疫工作成效不如中國的原因分析

在樣本視頻中,有相當一部分內容為原因分析和觀點辨析的視頻涉及到一個問題:「為何中國已經提供了標準答案,某些國家還是交了白卷?」也就是國內疫情比國際大面積爆發早了一個多月,按理說中國已經為其他各國爭取了充足的時間準備物資,調配資源,安排工作,然而當疫情大面積爆發,很多國家仍然無法有效控制疫情,其原因何在?通過這些視頻給出的一些觀點,可以一窺其背後隱含的潛在意義與價值輸出。

第一,有人提出從現實社會角度出發,中國城市化進程較快,在城市化發展過程中形成了以街道和社區為基層單位的管理架構,這對於疫情控制有兩點優勢:首先,這種組織形式便於管理和控制,只要從社區大門限制人流出入、嚴格登記和測量體溫,隔離政策就可被有效實施;其次,這種形式造就了高人口密度的城市面貌,便於資源調配,無論是政府物資還是商業外賣,都可以方便高效快速地送達整個城市,整個社區所有的物資只需送到社區門口,而城市內社區數量和間距都較有限,極大提升了資源配置效率。而國外的大部分城市居住區比較扁平,一家一戶較為普遍,且街區作為基層地標缺乏有力的基層組織形式,導致隔離政策在基層難以落實,且資源遍及整個城市的成本極高,很多人無法負擔,只能放棄配送服務而出門採購,增加了傳染可能性。

這個觀點從現實角度出發,客觀性較強,因為並沒有明顯的價值傾向,只是提出了其他國家現實中的困難。而且人口密度過大、郊區空心化一直以來是中國城市化問題的痛點,這個原因可以說是因禍得福。

第二,從經濟上來看,中國擁有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體量和全面的工業體系,且國家財政較為充裕,可以支持全面停工停產數個月以及對樞紐城市的完全停擺;而其他很多國家較為依賴單一的支柱產業(比如美國的金融業和服務業)或者不具有維持全面停工停產的經濟能力,因此根本沒有能力模仿中國的強制性防疫措施。而在社會層面,中國社會的高儲蓄率足以支持數月的開銷;而西方福利國家普遍缺乏儲蓄的傳統,停工隔離意味著收入的降低和現金流的中斷,這會威脅民眾的生活來源,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這個原因涉及到對於中國經濟實力的自信心和自豪感,體現出一種經濟層面民族主義的價值傾向,用中國的經濟發展現實來反駁西方「中國崩潰論」,從經濟發展進一步引申到政治制度的優越性,符合政府一貫的宣傳口徑。

第三,政治方面,很多國家政府收入依賴壟斷資本企業的盈利(比如巴西),或者面臨政府換屆選舉,民眾支持率與最近的經濟發展和失業率顯著相關(比如美國),導致當政者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不願意全面停工停產隔離,擔心民眾不滿導致支持率下降,只能維持現狀。而對於中國來說,政府統治基礎穩固且連續性強,不具有換屆的壓力;而且命脈產業都為國有企業,與政府一體,不存在利益關係,因此在政治上沒有任何顧慮。另外,中國政府一黨執政,統治基礎就在於人民福祉和生活水平,所以也必然會將民眾生命安全放在首位以鞏固統治。

這涉及到政治層面的價值觀輸出,即「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曾多次批判中國人權問題,然而這次疫情體現出中國將人民生命放在首位,反觀某些國家為了政治利益罔顧人民生命安全」。這迎合了「體制優越感」的心態,強調意識形態優越性,並肯定政府加強管控的重要性,實際體現出一種民族主義和威權主義的價值傾向。

第四,在歷史文化層面,中國文明是大河流域農耕文明,自古以來就有集體主義的傳統,個體只有生活在集體中、服從集体安排才能生存;同時,中國形成中央集權的統一民族國家已經兩千二百年了,民眾對大一統的中華民族認同感較深,具有較強的民族國家觀念,習慣了聽從統一政府的管理,地方服從中央統一安排。這有利於資源的迅速調配和地方基層管理,以高效隔離病毒傳播。而西方國家自由商業貿易和地區獨立自治傳統較強,中央政府無法進行十分有效的基層管理和資源配置。

這潛在是一種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輸出,強調中國抗疫工作的成功是與民眾個體的意識緊密相關的,這種國家和民族認同感實際上也是與近十年來政府宣傳倡導的文化自信核心價值相契合的,實際體現也出一種強調民族文化獨特性和優越性的民族主義價值傾向。而且,沒有視頻提及這種集體主義觀念的一些負面影響,比如疫情早期農村地區「各村為政」,挖斷道路,把守村口,破壞緊急交通等。

4) 病毒來源地的假說

另一個在此次疫情中熱議的問題就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到底是哪裡。在樣本中,有三個視頻駁斥了美國主持人的「中國道歉論」,兩個視頻分析了病毒起源於美國的可能性。

美國福克斯新聞台主持人傑西·沃特斯在2020年3月2日發表言論稱中國應為疫情道歉,因為中共政府不能讓人民吃飽,中國有生吃蝙蝠和蛇的市場。這段邏輯荒謬和充滿種族歧視的言論是樣本中出現次數最多的素材。一個視頻(編號63)轉載了此段節目,一個視頻(編號43)關於外交部對此言論的回應,還有一個視頻(編號47)是外國up主「NathanRich火锅大王」對此事的評論。外交部視頻指出中國從未要求美國就2009年起源於美國和墨西哥的H1N1流感道歉;而「NathanRich火锅大王」提及病毒尚未確證起源於中國,且提出了沃特斯一貫的種族歧視立場,並表示了對他的鄙視。

關於病毒是否起源於美國,樣本中「NathanRich火锅大王」也發佈了一個視頻(編號5)進行分析,捋清了自2019年初美國軍方實驗和將附近地區多發的感冒發熱症狀在沒有任何臨床證據的情況下歸咎於電子煙,且從美國疾控中心檔案提出了新冠病毒有可能最早在美國出現的觀點,但在具體證據出現前保持中立。另一個分析視頻(編號56)來自臺灣的一檔節目,除了上面的分析,它還涉及到臨床上新冠病毒的分類,即中國僅發現五類病毒中的一類衍生病毒,而美國發現了全部的五種病毒包括原始病毒。這個視頻對於病毒源於美國的傾向性更明顯。

關於這個內容,敘事框架的特征較為明顯,一是站在世界主義立場,認為疫情是人類公敵,並不是由某個國家負責,或不應與某個國家相聯繫;二是通過科學的論證方法,僅涉及到了疫情可能起源於美國的證據,卻沒有其他假說出現。這種缺失是可能是審查制度的原因,也涉及到作為國內平台,B站的受眾自我篩選出符合其固有認知的框架進行接受,進而使其成為了熱門視頻。

結論

B站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熱門視頻呈現出的敘事話語比較多元,但從內容來看,樣本中嚴重缺失對中國國內疫情防控工作的具體介紹。樣本的內容信息大致可以總結為:國外疫情嚴重政府作為不力,中國抗疫成果顯著,部分國家和民眾在此期間表現較為荒誕反智。

這些敘事話語的潛在意義有著較為統一的價值導向和認知框架,即以弘揚意識形態優越性、國家自信和民族自豪感的民族主義立場,以及肯定政府在疫情中加強社會管控和經濟干預的威權主義立場,也即符合官媒宣傳的以讚揚國內防控舉措和鼓勵民眾配合抗疫為主的宣揚愛國主義內核。該敘事框架在官方媒體和政府機關發佈的視頻中更為普遍,而在個人up主發佈的視頻中,也未發現反對這一立場的敘事存在。

儘管B站作為中國內地年輕人的一個展現個性、彰顯多元文化的平台,有著一定的衝擊傳統政府和官方媒體宣傳的社會價值體系的作用,但針對這種重大社會熱點話題的較為一致的敘事框架內核以及價值輸出,實際上可能進一步加強了受眾固有的認知框架。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