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影視:從「盜火者」到「犯罪嫌疑人」

人人影視:從「盜火者」到「犯罪嫌疑人」

文/陳茸

「歷史上,有四次翻譯活動對中國文化產生了巨大影響。一是古代以玄奘、鳩摩羅什等為代表的佛經翻譯。二是近代以嚴復、林紓為代表的對外國文化的翻譯。三是文革后以三聯、商務印書館、上海譯文等出版社為代表的對世界現代人文社科著作的系統翻譯。 四是新世紀草根字幕組自發組織的對海量影視和網絡學習材料的翻譯。 」

2021年2月3日,在得知「人人影視字幕組」因影視作品侵權行為被上海警方查處后,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鋒如此評價

1612496577-afad0c4d6435d2a1b48da6ed895a78c0.jpg

人人影視字幕組的前身叫做「YYeTs字幕組」,是一個網絡翻譯愛好者組織,通過網絡免費發佈譯製的海外影視劇字幕。2010年初,字幕組將一集哈佛大學《死亡》課程譯出,意外點燃了開放課程在大陸爆棚的引信。中國新聞週刊更是稱其為"網絡時代的知識佈道者"。

短短十年間,從備受推崇的「盜火者普羅米修斯」到「知識布道者」,從「同行相輕」至今日的「犯罪嫌疑人梁某等人」,人人影視見證了海外影視劇引進的興衰起落。它不只意味著一片打破文化壁壘的凈土,更是一個真正充滿著開放、自由、分享的互聯網精神的時代。

image002.png

2003年,加拿大華裔留學生小鬼神創建了YYeTs字幕組,開始嘗試翻譯海外影視劇。 字幕組成員沒有薪酬,只憑著一腔熱血「為愛發電」。2006年,字幕組開放了YYeTs美劇論壇,提供中文字幕下載。2007年,字幕組更名為「人人影視」,時任動畫組組長的梁良成為管理員,提出了「分享、學習、進步」的宗旨,網站開始直接提供含中文字幕的海外影視劇下載,論壇註冊會員一度達到90多萬。

2010年,中國的影視劇板塊還是一片空白,愛奇藝、騰訊視頻這些後來佔據影視娛樂行業的平臺才剛剛成立。在那樣一個娛樂資源極度匱乏的網絡時代,人人影視可謂是諸多劇迷的精神樂園。渴求高品質影視資源的用戶遇到人人字幕組,就猶如乾柴遇到烈火,傳播的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很多人搜資源都會帶上「人人影視」四個字,因為它就是高品質的保證。

image003.jpg

然而,作為同行的其他字幕組,對人人影視的評價卻是截然相反。雙方嫌隙的根本,在於人人影視的商業化。管理員梁良出生於廣西一個貧困縣,接受9年義務教育后便闖蕩社會。也許正是這種經歷,使得他的行事風格與其他字幕組截然不同。曾是某字幕組成員的Tanya這樣評論:「當時大家做字幕純屬為愛發電,因此也不會考慮用戶感受或者說討好用戶。人人影視則不然。」對當時的眾多字幕組來說,翻譯品質是重中之重,梁良卻提出了「搶首發」的策略,犧牲翻譯的品質換取速度,搶佔大量的用戶。後來,人人影視甚至將其他字幕組的作品稍加改動,便收歸己用。人人影視的快速擴張,帶來了龐大的用戶群,背後卻是對行業標準的破壞,更是將字幕組整個行業推上了風口浪尖。

過度的曝光帶來的並非名利雙收,版權問題始終是懸在字幕組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1991年中國實行的《著作權法》中規定:翻譯他人作品而未取得原作品版權人的許可,即侵犯翻譯權。即使各字幕組都會在片頭打出「僅供學習研究」的字樣,也不過是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幸運的是,當時中國的海外劇引入還是一片「蠻荒之地」,字幕組並未觸碰到其他平臺的利益,互聯網審查也尚在萌芽階段。因此,雖然時常需要閉站躲避危機,字幕組尚有一息存活的空間。

2014年是進口美劇市場變化的大型分界線。國內對於盜版產業鏈的監控查封達到新的高度。10月,美國電影協會公佈的一份全球範圍內的音像盜版調查報告點名人人影視,網站宣布關閉。搜狐成為美劇引進的領頭羊,《老友記》《越獄》《生活大爆炸》等知名美劇均被搜狐購入。截止2013年6月1日,視頻平台引進美劇數量分別為:搜狐視頻90部,土豆網59部,優酷56部,騰訊視頻54部,愛奇藝51部。

遺憾的是,海外劇引入並未從此進入正規渠道。2015年初,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關於進一步落實網上境外影視劇管理的有關規定的通知》,規定引進劇在視頻網站有「數量限制、內容要求、先審后播、統一登記」四項主要原則。這意味著中國觀眾只能在漫長的等待後看到被刪減的閹割版,暴力、血腥、色情以及政治「不正確」的鏡頭全部刪除。一方面,美劇愛好者習慣了從盜版網站快速獲得優質、完整的資源,另一方面,美劇漫長的審核時間和嚴苛的審核標準使得引進的過程十分艱難。最終在國內上映時,已經流失了三分之二的用戶。昂貴的版權購買費用與低微的收益不成正比,正版影視的引進偃旗息鼓。

2015年,人人影視宣佈轉型美劇社區,更名為「人人美劇」重新上線。這時的人人影視接受了第三方資本的注入,通過用戶付費、貼片廣告等手段收取費用。2016年,原字幕組成員因不滿過度商業化宣佈退出「人人美劇」。至此,人人影視一分為二,一部分是堅守初心的「人人影視字幕組」,一部分即後來的「人人視頻」。退出後的字幕組開始尋求新的轉型,先後試水區塊鏈、數字貨幣等領域,均以失敗告終。2019年,字幕組宣佈處理「退役硬盤」,公開兜售大量存有盜版資源的硬盤,並根據畫質和數量明碼標價。明目張膽的行為最終引起了警方的關注,2021年,以梁良為首的管理層被捕。而人人視頻則選擇與重慶廣電達成戰略合作,獲得小米等公司融資,開始向短視頻轉型。

「不被滿足的文化需求與成人世界規則的宰製使字幕組成員將互聯網作為一種破除知識壟斷的自我賦權工具, 網路字幕組將分散的知識力量集結在虛擬空間, 憑藉亞文化群體自由共用的合作精神將知識交流和知識創造的過程融為一體,形塑著數位時代的民主意識,並由此帶來了知識霸權的消解。」人人影視的消失不只是簡單的盜版侵權,它背後隱藏的真正問題,是「情懷至上」與互聯網商業化進程的矛盾,是日益嚴格的互聯網監管與開放、自由、分享的互聯網精神之間的衝突。

字幕組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做喜歡的事情,這本是很單純的愛好。然而,當互聯網商業化的趨勢愈演愈烈,知識付費開始成為認知常態。翻譯品質很差的作品可以換來極大的利潤,而字幕組辛苦付出的勞動成果卻始終只能躲在陰影下存活。有的字幕組迫於生存壓力,接受平臺「招安」,犧牲翻譯準確性作為過審的代價;有的字幕組還在苦苦堅持,卻依然需要關閉網站、更換域名來規避審查。當商業價值和公眾利益發生衝突,當熱血情懷和生計奔波無法共容,當自由真實和審查監管步步緊逼,在無可阻擋的互聯網變革中,字幕組即使有心反抗也難免裹挾其中。「萬物互聯」本是自由分享,卻受到政治、法律、資本的閹割。正所謂「正途一直被阻,歧途註定叢生」,我們該指責的,究竟是盜版盈利的人人影視,還是這個浮躁喧囂萬物皆可圖利的時代?

image004.png

時至今日,人人影視官方網站仍在運轉,僅提供字幕資源下載。APP下載頁面則出現了一個名叫「阿哥美劇」(AG美劇)的新軟件。

image005.png

字幕組何去何從,我們不得而知。可以預料的是,只要海外影視劇仍沒有一個低價、快速、完整的正規獲取渠道,盜版資源就不會從互聯網消失,字幕組就仍有一席之地。

人人影視只是中國版權進程、互聯網審查以及商業化探索等多方撕扯下的落敗者。無論如何,正如一位網友所說:「人人影視是特殊歷史階段的特殊產物,就好像只有古代才有遊俠,只有哥譚才有蝙蝠俠。互聯網的歷史,會公正的評價字幕組。」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